世界和平|堆肥箱 Weekly

嗨~欢迎来到阿乐的堆肥箱。每周日更新一些无关紧要的闲聊,探索心智和生活方式。

No. 1 — Feb 27, 2022

#生活方式#

Apple store gunman demanded €200m in crypto currency/news

荷兰劫持人质事件全过程回顾,僵持五小时,被抓只因口渴/news

战争前夜,我们和几个朋友在家涮火锅,讨论前一晚持枪挟持人质事件。一名27岁的本地小伙冲进阿姆斯特丹苹果店,挟持了一位人质,要求2亿欧元加密货币,警察、皇家护卫队都出动了。到10点劫匪口渴了要求送水,警察派了一个机器人去送水,人质就趁门开的空档冲了出来!劫匪赶紧追人质,警车赶紧撞了上去迫停了劫匪。最后劫匪因为车祸伤势过重,没有抢救过来死了。我们都诧异这人质也太果敢了吧!直接冲出来不怕劫匪开枪吗?但劫匪要真开枪性质就变了,抢劫失败了还可能只是被教育教育,杀人就救不了了。

火锅冒着热气,可以省一点从俄罗斯提供的暖气。我们还不知道等唠完家常、吃完火锅、打完游戏,再过几小时俄罗斯军队就挺进了乌克兰。但按照时间流,我们还是先停留在友情带来的温情和满足中,珍惜当下。

我非常喜欢我的朋友们,即使很多时候也没太听懂他们在聊什么,但他们可能也感受到了我的善意吧,尤其是同胞朋友们。他们让我慢慢对这个50平小公寓、对阿姆斯特丹越来越有情感羁绊,也在想是不是可以安定下来?在远离故土9000公里的地方,有一群聊得来相互支持的朋友太重要了。即使大多数时候我们忙碌各自生活中的烦恼,但一通电话或一个饭局就能感到温暖。

我的边界感很强,又很独立自我,很慢热,一开始不会很热情;但只要喜欢,我都会主动付出。如果对方回馈以尊重、理解,我就会视为好朋友;相反如果对方无动于衷,或一直在索取情绪需求没有付出,我就会停止,或像渣男一样敷衍,我也不会拒绝说我不喜欢你、不要做朋友了,只是交给时间慢慢淡忘。

二月书单/video】介绍了一本乔纳森·海特《象与骑象人:幸福的假设》:

乔纳森·海特是一位积极心理学家,它所传达的人生态度比《幸福的勇气》积极一些。鼓励我们普通人去追求蓬勃丰盈的生活。这个蓬勃丰盈,就是积极心理学提出关于幸福的概念:*当你的精神投入带来了生命的蓬勃和丰盈的时候,就是幸福*。

基于这个理念,积极心理学家也给出了我们可以实践、努力的方向:

  • 愉悦的生活:投入到平凡的生活中去,积极得去体验生活的酸甜苦辣。比如给自己制定一个目标,可以是美食、旅行;追求目标的过程中,我们去计划、实施,为之付出时间、精力,遇到问题、解决问题、成功、失败,慢慢驶向目标,这整个过程的体验的确会给我们带来幸福感;

  • 美好的生活:投入到良好的人际关系中去,利用个人优势与他人建立联系,比如亲情、友情、爱情。一切烦恼来自人际关系,快乐也来自人际关系;

  • 有意义的生活:投入到工作中去创造价值,利用个人优势投身于比自我更宏大、更持久的事情。

这也是我突然讲【亲密关系/video】的一个原因,因为 工作和爱 是我们追求幸福和有意义的人生的重要课题。托尔斯泰说过“只要一个人知道如何工作,如何爱人,就可以拥有精彩的人生。”

#生活方式#

试着回答一条视频评论提问,也是比较多被问到的:

👤:up之前疑惑的问题,比如程序员35岁年龄危机、管理与架构的选择、生育对女性的影响完全命中我所担忧的,想请教up的答案是什么,又是如何寻求的呢?ps.生育我有想过丁克,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我的答案可能是换了大环境(出国),有更重要的问题要焦虑就不会担心之前的问题了。但,并不是*之前的问题*有了答案,而是我不再纠结*之前的问题*了。

事实上在29岁之前,我也没有概念国外的生活方式是怎么样的。做小人物播客以来我遇到过很多想出国的、想回国的,我不鼓励出国,但鼓励不断尝试、探索生活可能性。至少此前我也一直是这么做的:大厂小厂远程,一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停止过折腾;旅行我也喜欢随意而安不做计划,我会浪费一整个下午漫步在街头、公园或坐在咖啡馆看人来人往。我去过的还挺喜欢的是成都、大理,有机会的话我也想感受一下深圳的生活方式。

有智慧的人能平衡地采用以下三种回应方式:自我调适(改变自己以适应环境)、塑造环境(改变环境),以及选择(选择新的环境)。这种平衡基本上回应了祷文中的这句话:“主,求你赐给我心境坦然之恩,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勇敢去改变我能改变的,并赐给我智慧去分辨认清。”

没有什么满意的答案,而是随着共同体的扩大,生活可能性的增加,你的问题变了。之前关于【工作的意义】的探讨,发现对于有些人来说是真实的生活方式,却是另一些人口中的“毒鸡汤”。所以不管用什么方式,去亲身体验探索世界,而不是井底之蛙(怀疑庄子已经洞悉了手机),隔着屏幕看世界。

以上是如何寻求,再谈谈生育问题。

很少讨论生育,唯一一次正面回答是19年和同事团建新疆自驾游,我说“至少到35岁我才会考虑要不要生,在这之前我就是像风一样自由”。肯定有人会叫“哎呀到时候你想生生不出来可别后悔哟!”我相信医学,除此之外我只能说“这就是命运”,毕竟有多少风华正茂的年轻夫妻也有生育问题。我不知道未来会不会后悔,但如果不是因为爱而带来一个生命来遭罪我一定会后悔。

所以不管家里怎么催生都我行我素,两个人还跟孩子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从来不会觉得无聊。“生孩子来填补生活的无趣”,不存在的。不过,疫情确实改变了一些,我开始认真得问自己“为什么要生孩子?”想清楚了自然就生了,没想清楚就不生。当然有可能是小时候妈妈抱得少,我没有做妈妈的渴望,我的性别意识也很薄弱,一直把自己当作人,而不是女人。

#心智#

(接上)因此,我对铁链女事件感到非常愤怒和恶心,人的生命不如一只大熊猫。

二月书单/video】说到大脑的额叶皮质(Frontal Cortex,可以理解为人的自我意识)的社会意义:群体中那些遵守社会共同价值观的人有更多成功的机会,而不遵守社会规则的人会被惩戒,人的评判标准才慢慢形成。如果放纵恶,良善也慢慢会被吞噬。

“南洋富商”的建议,干脆将“拐卖妇女罪”取消,直接还原成“非法拘禁罪,强奸罪,绑架罪,人身伤害罪。” —— 摘自【盛洪教授|当我们说人口“买卖”时,就已经错了

偶尔会看到一些视频评论“荷兰就是嫖娼”,“荷兰都是黑社会“,”荷兰吸毒“。但显然在荷兰,妓女也有权利不接客,遇到变态可以随时叫警察;但被铁链锁住的女人被监禁、强暴,全国都知道了就是没人能救她。

社会共同价值观代表的是大多数人,少部分变态肯定每个环境都是存在的。但悲哀在于整个村都是这样,没有羞耻感、恶心感。光棍比强奸更羞耻、传宗接代生男孩比杀死女婴更羞耻,还停留在动物本性,人性还没有进化出来。

那些说收留年轻貌美的乌克兰女人的跟丰县本质上差不多。我真怀疑,虚拟世界是不是充满了妖魔鬼怪而不是真实的人类?就像古代小说写的人鬼神三界。

记得《奥特维辛:一部历史》提到一个平民犹太人说,难以想象人类文明已经发展到20世纪了,怎么可能会有种族大屠杀发生;放到今天俄罗斯乌克兰战争,也很难想象人类文明已经发展到21世纪了,还有荷枪实弹、流血流泪的侵略战争;还有顶着生殖器跳来跳去的无知生物。

真恶心。

本周其他

综艺:

小姐不熙娣 / 熙娣想聊

圆桌新春派EP2 家宴:一顿饭 一家人

读书:

《行为:暴力、競爭、利他,人類行為背後的生物學》

《亲密关系:通往灵魂的桥梁》

《今日简史:人类命运大议题》

《人生的智慧》

《幸福的勇气 :“自我启发之父”阿德勒的哲学课2》

文章 - 《意志力:关于自控、专注和效率的心理学》

文章 - 聊聊 Notion 个人管理体系搭建 |Linmi Weekly #3

Article - Dude, Where’s My Frontal Cortex?

Article- Miscellanea: Understanding the War in Ukraine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