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 2019 | 2046 |

假期里的郁金香

电影

《疯狂的外星人》
很努力地笑,到自己都觉得有点假。
因为看过剧透文章,在预知情节的情况之下电影的节奏就显得漫长。
明明才一多小时的电影。
但是,跟《新喜剧之王》一样,这类描写大环境下的小人物的悲喜人生的电影和小说深深吸引着我。
这也是为什么我对《流浪地球》电影不感兴趣。
原著虽然是从一个普通人小刘的视角描写了地球逃逸的起因经过结果,但小刘的感情是淡漠的。
我佩服大刘的想象力,但我认为他并不了解人性。
所以只是看这种科幻的布景挺没意思的,好像舞台剧灯光摄影气氛都搞得很热烈,但就是一些无关痛痒的旁白而没人在演。

读书

王俊主编《欧洲:荷兰(世界我知道)》
雅昵 《低于海平面:荷兰生活手记》
是从村上春树《假如真有时光机》的游记随笔想到应该看一些关于荷兰的文化历史。
郁金香,风车,木鞋,奶酪是荷兰四大宝。同性恋,红灯区,安乐死合法也是在荷兰。
荷兰人小气,AA制就是源自荷兰。
但历史上逃难人士都会选择荷兰因为它的宽容自由。我最喜欢的《安妮日记》就是在这里。

春晚

每年都有人吐槽春晚,我年年看都快看了30年了。
今年看了安徽卫视的春晚,比较之后还是央视的好。为啥?主持人牙都没有央视的白!
就像部门的年会和整个公司的年会,品质要求能一样吗?
但就是急功近利,太追求完美就容易搞旁门左道弄虚作假。
至于一些争议性话题就随网友爱扯啥扯啥。像奇葩说哪次辩论结果是百分百一边倒?
想让所有人都满意那是不可能的,人民币还有人嘀咕着坏话呢!什么「钱财如粪土」
只是怎样做才能让大多数人满意呢?
我猜一个真诚吧。
人们渴望真相痛恨欺骗,但总有人出于各种原因掩盖粉饰,弄虚作假,推波助澜。
本来春晚就是搞个联欢晚会大家乐一乐,但慢慢的就假唱假魔术了。

个人就幸福多了,要知道不能让所有人都开心,不就自己一个人开心就好了吗。

山核桃

找同事买山核桃。她问还是要非手剥的吗?
我说是的。
她说「现在吃非手剥的很少了,我家这几年也都是吃手剥的了」。
我问手剥山核桃看起来多一道工序怎么还便宜那么多?
她说现在手剥的工厂统一流水线处理,非手剥要自己煮,工艺(相比手剥)还更复杂了。

在餐馆吃饭听到客人问:「可以付现金吗?」
是什么时候开始「可以支付宝吗」已经变成「可以付现金吗」。

09年上映的美国纪录片《食品安全》里就有非常逗的一幕叫:欢迎来到玉米的世界。因为玉米便宜性价比高,商家从中提取化学物质做成各种加工食品,卖得便宜买的人多,利润很高。

从主流到非主流都受供求关系的影响,受人们选择的影响。当我们更加倾向便宜便利,这些就会占据整个社会。 但大多数人的选择就是好的健康的吗?不一定的。

就像有段时间流行蛇精脸大眼睛高鼻梁的美女。 以貌取人没有错,错的是我们对于美貌的评判标准。单眼皮圆鼻子就不美了? 日本的女孩子乍一看相貌平平,但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长相特色化妆,连老太太都抹着腮红。她们灵动自然可爱,而我们的妆容就是皮肤要白眼睛要大睫毛要长鼻梁要高。

我经常说求同存异,这里我想说的也是多元化。从进化论的角度存活下来的都是异类。 > 「稍稍偏离共识的属于相对少数派的例外也应该得到尊重,或者说被正式纳入视野。在一个成熟的社会里,这种平衡正逐渐成为重要的因素。获得这种平衡,一个社会就能产出厚度,深度与内省」

明年我还会买非手剥山核桃,钱包里依然放上几张现金。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