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3, 2019 | |

未来的书

我最近也在Kindle电子书市场自助出版了一本书《二十多岁的小女孩》。在2019年出版书并不难,注册账号提交内容就可以拥有一本自己的书。 关于书籍,电子书平台层出不穷:Kindle、微信读书、豆瓣读书、多看、阿里文学,实体书也悄然复活:网红书店、多抓鱼流动图书,但静下来看书的人又有多少呢? 这篇文章描述书籍的发展历程和未来可能的样子,有几个观点很有意思。 我丢出几个问题,带着这些问题去看这篇文章,会对阅读、内容创作这件事有新的观点。

  • 以前想象的书,现在是什么样子?
  • 现在想象的书,以后是什么样子?
  • 什么是书?公众号能不能称之为书?

未来之书已经来了,但并不是我们所期待的样子

未来之书意味着互动、灵动、生动。 它的页面应该充满旋转的小玩意儿,带反馈,可操作Zork系列的_选择属于你的冒险_只是一个开始。未来的书会根据你的位置、感受而改变。它会将你当前环境融入故事之中——你所坐的咖啡店名字,你最好朋友的生日。它是狡黠的,可能令人毛骨悚然,但绝对可通过编程实现。_Ulysses_会向你想探索的任何方向无限延伸;只需轻点一下,一些独特的、令人兴奋的机器学习词汇路径就会在你的眼前出现。

几个世纪以来,我们一直在预测技术如何影响纸质书籍。每一种新媒体都预谋重塑或扼杀书本:报纸,摄影,广播,电影,电视,电子游戏,互联网。

另一些人则看好书籍和技术的融合:1945年 Vannevar Bush 在《大西洋》中写道“将出现全新的百科全书,通过技术压缩存储到Memex”。 研究员Alan Kay在1968年创造了一种类似平板电脑的纸板原型。他称之为“Dynabook”,并称,“我们创造了一种新媒体来促进人类思考,提高人类的智力活动。这可能与古腾堡500年前发明的印刷机一样重要。” 20世纪90年代,未来之书引起一阵美好狂热。布朗大学教授Robert Coover在1992年《纽约时报》专栏文章《书籍的终结》中写到了写作的未来“流动性,偶然性,不确定性,多元性,不连续性是以后文章的流行语,并很快成为一种理念,就像不久前相对论取代掉落的苹果一样。”更广泛地说,“印刷媒体是一种注定过时的技术,以后只会被展览在我们现在称为图书馆的尘土飞扬无人看管的博物馆里。”

但其实到了2000年代中期仍然没有真正的电子书籍。The Rocket eBook书太少也太老。索尼在2004年推出了基于eink的Librie平台,但收效甚微。交互式CD-ROM已经不复存在。我们有维基百科、博客和互联网,但传说中的未来之书尚未实现。时代科技主管Peter Meirs宣称:“最终会有某种设备出现的”。

确实,一些设备出现了:iPhone于2007年6月推出,同年11月Kindle出现。2010年iPad来了,高分辨率的屏幕突然出现在每个人的手中。2010年初它似乎终于出现了:光荣的未来之书。

荒野哭泣 A Cry in the Wilderness

2018年,Denis Johnson的短篇小说《战胜坟墓》结尾他写道:“没关系,世界不断变化。显然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并没有死。但也许你读它的时候就不一样了。” 这种直觉不仅仅来自于他的语气、节奏、语法,而是他确实死了,于2017年逝世。我结束了一整天徒步,在Kindle上阅读这个故事。我第一次看到约翰逊这行文字的冲动就是歌颂他,坐在日本山区的一条土路上,两侧是日本柳杉,夜莺在头顶上吹口哨。Kindle用一个微妙的虚线下划线和小内联文字表示这段句子有“56个划线”笔记。其他人也在读同样的文字,感受同样的冲动! 我想写:“真悲伤!这是我们从这个家伙学到的最后一件事。我读到的时候他确实死了。”我想花10美分给其他阅读者并看看他们的想法。但我没有,相反,我给自己留了一张纸条:“写一些关于这并不是我们认为的电子书。”

今天的实体书跟上个世纪相比没什么变化。今天的电子书,外观、触觉、功能几乎与10年前Kindle推出时保持一致。最大的变化是亚马逊的竞争对手已经慢慢消失。亚马逊赢了。截至2017年底,所有印刷销售中约45%和所有电子书销售的83%通过亚马逊渠道进行。很少有替代方案或其他市场份额,特别是电子书。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我们一直找错了方向。在这个容易分心的年代,我们不应该再关心书籍的形式,能称之为书最显著的特征是它能给人们带来独特的、持续的、沉浸式的、幸福的感觉。此外,技术让书籍出版相关的资金、印刷、合约、社区发生了有意义的变化。“标准书”的形式和互动性将来也会发生变化,因为屏幕变得像纸一样便宜和耐用。

出版革命 A Publishing Revolution

二十年前你若是想要出版一本书,除了文字内容,你还需要一大笔现金,花2万美元请人来编辑、设计、打样和打印(所以你得搞定一台打印机)。打印完你需要一个仓库来存放书籍,此外还要有人帮你发货。你要联系经销商才能进入市场,而且只有一定营销预算才能进入前台。 现在出版电子书籍,你只要写好文字,其他步骤都可以跳过。从Pages或Microsoft Word文档中导出.epub文件,打开亚马逊和iBooks帐户,上传文件,92%的电子书市场就向你打开了。 得益于生产、分发工具的改进,印刷类书籍的创建和销售也容易地多:向潜在的读者发送,管理繁重的付款和运输任务。 Blurb、亚马逊、Lulu、Lightning Source和Ingram Spark只是这类按需印刷公司的一小部分。近几十年来按需印刷质量的提高令人震惊。这些书看起来很棒——有适当的纸张选项、封面类型、饰面。甚至有专业摄影师与Blurb等公司合作,亚马逊第二天就会把定制的书放在你家门口。 新技术和服务的激增改变了作者的选择。 现在几乎有一半的作者收入来自独立出版书籍。独立书籍不会超过五大书,但作者能获得更高的版权,最高能达到70%,而以前只有25%。

众筹新玩法 How Crowdfunding Changed the Game

我做了6年的艺术总监和印刷书籍制作人,有一个小型独立媒体但没有预售或筹集资金的模型。众筹出现了。 Kickstarter于2009年推出。它不是第一个但它很快成为最大和最有影响力的众筹平台。推出以来,Kickstarter帮助超过14,000个“出版”相关项目,收集了大约1.34亿美元。仅Kickstarter的10个资金最充足的出版项目就产生了超过600万美元的资金。 最畅销作家如Jack Cheng《在宇宙中见到你》和Robin Sloan《Penumbra先生的24小时书店》都从Kickstarter得到资助。Sloan于2009年8月启动《罗宾写书》,当时很少有人听说过“众筹”这个词,并且为一件尚未制作的东西捐钱的想法似乎有点疯狂。 我出版了两本书,若没有众筹很难完成。2010年出版了一本我与东京艺术世界合作指南,2016年出版了一本照片集和综合在线指南,介绍了日本的Kumano Kodo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朝圣之路。 (译者:总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纳众筹,并成功出版书籍。又讲了一个晚安少女项目众筹、投资、失败、畅销的故事)

邮件技术 Crucial Tech for an Author: Email

2014年《纽约时报》的电子邮件订阅650万用户,2017年增加了一倍。Mailchimp已经提供了近二十年的通讯服务,但都没有现在这样流行。在2018年,用户通过Mailchimp每天发送大约10亿封电子邮件,比2013年增加了5,000倍,当时该服务每天只处理20万封电子邮件。 为了应对电子邮件爆炸事件,创业公司Substack于2017年推出了新闻发布和支付平台,出版商可以轻松设置计费访问时事通讯以获得订阅费。截至10月,Substack在各种新闻通讯中拥有超过25,000名订阅者,平均每年支付80美元。滚石记者Matt Taibbi最近在Substack上推出了他的小说《药物交易的商业秘密》。Judd Legum的热门信息也通过Substack发布。 几乎每个我认识的作家或艺术家都有社交账号。可能的原因是社交媒体逐渐打破网络空间,曾经专注于博客人也转移到了电子邮件。罗宾·斯隆(Robin Sloan)在最近电子邮件课程中说: > 除了发送几封电子邮件简报外,我订阅了很多,我也谈了很多; 你可能听过我在什么时候说过(或者看到过):任何艺术家、学者或普通人,都应该建立起自己的电子邮件列表。 > >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不能相信社交网络或任何社交平台上人对我们有多么重要,我们第一时间分享美好心情的人只是平台上的关注者看客。电子邮件肯定不是最理想的,但它分散、可靠、克制。

邮件列表的所有权问题。我们可以把它打印出来存放在保险箱内,这样就不受人工智障算法的干扰。我保留了一份包含超过10,000名收件人的电子邮件列表,这是与观众最直接、最亲密、最有价值的联系。从经济角度看,当我在Koya Bound上宣传我的Kickstarter活动时,我只要发送一次邮件就会在一小时内获得大约10,000美元的支持者资金。这非常强大、可控,比我发Twitter、Facebook、Instagram更直接。

订阅成书 Newsletters as Books

什么是严格意义上的“书”,形状不像书的东西实际上就像书本一样。 总部位于台湾的Ben Thompson发布了一份名为Stratechery的邮件订阅。每年100美元,一周收到4封关于汤普森对技术和创业公司的看法。他敏锐而勤奋,最重要的是他有发言权。如果你关注这些,那他的分析可能会帮助你赚钱。所以这很好卖。数据显示,2014年他有超过1,000名付费订阅用户。他说订阅收入是他2014年所做的100倍。这是真的吗?Ben Thompson每年可以通过订阅赚1000万美元?我向他求证他回信说:“我很成功但不幸的是不到1000万美元!” 2008年,WIRED联合创始人兼技术专家Kevin Kelly预测了互联网和电子邮件如何让创作者独立。他称之为市场运营的1000个有效粉丝理论。支付、资金和创作已经到位,只要有1000名热情和支持的粉丝就可以养活创作者,让粉丝为娱乐内容买单。 像Ben Thompson这样花一年时间撰写,编辑,修改论文,为用户提供一份简洁、清晰、精彩的《_This Year in Tech》_。从某种形式上说这也是跟Kindle类似的未来之书。 此外,没有什么可以带走Thompson的用户或阻止他与他们沟通。邮件是一种无聊、简单、老旧的技术。第一封电子邮件是由Ray Tomlinson于1971年发送的。与追随者或社交媒体订阅者不同,电子邮件尚未被算法篡夺(大多数情况下)。这是一个稳定的营销渠道。

然而社交媒体是不可预测的。为了从用户那里获取价值,公司用各种算法和不断迭代的产品功能侵略了它的稳定性。这意味着对社交媒体的投资可能会在几年内陷入困境。以作家Teju Cole为例,他对Twitter的使用既精致又精彩。在2014年弃用Twitter时他有25万粉丝。随后他围绕Facebook的展开活动。今天他说,“我对Facebook的主要体验是,我不知道谁会看到什么。据称我有29,000人关注该页面。但我怀疑只有几百个看到我发布的内容。”当然Facebook建议支付促销费来覆盖他们的全部受众。考虑到Facebook做的统计数据的变化,谁知道是不是付了钱就会看到帖子。

相比之下,邮件这个传统技术几十年来一直可靠地运作。大多数出版商都会使用它。你完全可以跳过网站、Facebook 页面或Twitter帐户,直接发邮件给出版公司。 Coffee House Press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从不偷看网站,也不关注社交媒体,但我喜欢它的半定制、考虑周全的邮件服务,而且一有更新就会下单。同样,出版商MCD Books 的《Electric Eel》也是我工作的主要载体。MCD Books还发现了电子书缺少的动画效果。一点点动效可以吸引人滚动浏览他们的Feed。 如果出版商想通过社交网络增加邮件订阅,那么Instagram最合适。书籍本身有内涵,封面设计就显得尤为重要,Alison Forner,Gray318,Rodrigo Corral,Suzanne Dean等众多设计师一直致力于创作出色的作品。

音频崛起 Bring Up the Audio

美国国会图书馆于1969年开始在盒式磁带上发行书籍,但有声读物近年来才获得了显着的市场份额。在如今完全电子化和短暂式的市场,实体化的有声读物已经从忽略不计到2017年产生25亿美元的收入,比去年增加了22%。

手机并不是最好的电子阅读器(诱惑、焦虑、通知就在这些文字背后),但作为通勤时存放在口袋里的有声读物播放器再适合不过。Serial,S-Town和Homecoming等顶级播客已经在规范了在手机上收听的音频或(非小说类)书籍的制作流程。 过去几年新推出的科技产品让有声读物的收听体验越来越好。高质量、高续航、低价格的蓝牙耳机流行起来,无缝连接,多设备云同步无处不在。截止到8月家用智能音箱售出2500万台,比第二季度销售额增长了187%。实际上超过一半的有声读物都是在家中进行的。 从创作音频方面来看:一个家用配音工作室不到1000美元就能搞定(如果你愿意偷工减料并在壁橱里工作,那就更少了)。部分归功于播客的蓬勃发展。 任何有ACX(Audiobook Creation eXchange)文件上传的人都可以访问有声读物的发行渠道。 几十年来有声读物的升级一直在悄然酝酿着。2005年,《纽约时报》认为听书与阅读书籍大致相同。那时候有声读物需要购买实体(指环王需要12个磁带),去图书馆,给随身听充电。现在我们一刻不离身、充满电量、始终联网的手机让有声读物信手拈来。 因而《纽约时报》在3月推出了有声读物畅销书排行榜。

完整套装 The Complete Package

去年八月,我收到一个可以称之为出版典范之物的包裹:通过众筹发布的《_Voyager Golden Record: 40th Anniversary Edition_》,其中包含一本图书、三张唱片和一小盒海报,还附有在线资料。我感受到的不是未来感,也不是因缺乏电子或互动的惋惜。而是能出版这样的物体是多么奇妙:由像我这样被浪漫所打动的极客们资助,为小众群体独立制作的,复杂美丽,带有金属箔印章和全彩色厚页的多个册子的一个完整的套装,并附有记录和其他闪光之物。

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已经拥有曾经想象的未来之书。 动画通常被认为是未来图书的核心,虽然很少在iBooks或Kindle中找到,但已经存在了:如果你想学乌克丽丽,你不会在亚马逊上搜索Kindle图书,而是去YouTube观看数小时的课程,有必要的话还可以暂停练习,或者根据自己的进度选择巩固或深入。 “Memex”可以认为是桌面版的维基百科。 《银河系漫游指南》其实就是一部iPhone手机。 《沙之书》中Borges描述的无限之书:“好好研究一下页面,你之后就看不到了。”跟现在浏览互联网或者偷看Twitter的感觉也差不多。 未来图书由电子邮件、推文、YouTube视频、邮件列表、众筹、PDF到.mobi转换器、亚马逊仓库以及香港等地的廉价打印机组成。

只是一个随手可得的基础文字组成复杂内容的终端。即使终端一成不变——不管是Kindle还是简单的平装书——但书中的宇宙正积极、包容地瞬息万变。未来之书还在不断发展,你握着它,令人兴奋又无趣,它也越来越重要。 但要减少那些花哨的期望。在许多方面,它仍然还是一颗土豆。

ref:https://www.wired.com/story/future-book-is-here-but-not-what-we-expected/?utm_source=wanqu.co&utm_campaign=Wanqu+Daily&utm_medium=website

FIN.